当前位置 :主页 > 曲艺 >

中国石化新闻网

* 来源 :http://www.benmallott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0-31 00:48 * 浏览 :

  最近工作和生活都有些颇烦,双休日也没有回家,在新宁县公司的宿舍一个人生活,由于省公司网络,无法再用电脑看影视剧,玩电脑游戏来消遣,只有在每天临睡前,用手机优酷播放,听一段苗阜,王声的相声。经过几周的,把他们的新旧作品都听了一遍,有时也发出会心的笑声,有时还笑出了眼泪,他们的表演没有匠气,没有套,没有架子,热闹时,就感觉是两个好朋友在拌嘴,生怕他们因此打起来。笑过之后,入睡的心情变得闲适,自然也能睡得好。

  细听起来,陕西的一些方言土语,在湖南邵阳的方言里几乎一模一样,因此总感觉有些亲切,比如说“鞋”为“孩”(音)。这都是“哈数”等等,估计传下来这些方言的祖先,来自中原。苗阜,王声当年也参加过的选秀表演,听过嘉宾的点评,从青涩的演出,到现在的收放自如,走过的坎坷肯定不少,频繁在春节联欢晚会和各地电视晚会上说节选的段子,肯定没有在西安自己的场次放得开,可见巡回演出是一个广告,主场才是潇洒的一方天地。苗阜,王声的相声和相声剧都很接地气,具有平民情怀的非主流相声演员很了不起,或许打动听众和观众的,就是草根和平民的情怀,感觉就那么亲民。

  今天一口气看完他们青曲社青丝节的相声剧《永庆升平》,辛辣的,俚俗的小段,活泼的表演,可以说主流相声的一个。苗阜出演太监总管,借王声的台词,还真像是干过似的,核心和重复多次的台词:“陪着皇上玩呗”,其实是一句包裹着俚俗的真理。听相声就是为减压,为一笑,不是来思考哲学人文地理,全剧也是青曲社班底的一种展示,感觉中国相声还是后继有人,陕西的相声更应该有秦腔一样的气魄。希望能到陕西现场听他们的节目,过一把瘾。

  除了歪批《四大名著》、《论语》、《》,他们还会一些传统的节目,还做了一些勇敢的尝试,比如他们的对口评书《秦琼卖马》演绎了好汉穷途末的落魄,活现了宝马被之后的神采,接相声的地气,给评书一个亮相的舞台,感觉是很好的尝试。王声的评书,应该也有独特的魅力,其评书技巧被用至于相声之中,让苗阜去天马行空,他再把缰绳拉回轨道。

  听得多了,就会发现他们的进步,作品一再修改,笑料一再抖搂,有的段落随机地和的观众互动,显示出他们在现场表演时对场面的掌控能力。调动观众的兴趣和情绪,用时尚的元素,激活了传统的节目。用精彩的惯口,展示了基本功的扎实。所以说,听他们的作品,会在意料之外被逗笑,回味又觉得是情理之中。穿插表演的段子,犹如相声中的二人转。

  很多突然出名的相声演员,都是从小剧场,狭窄的舞台历练出来,然后,办班,走穴,巡回演出。然后做电视节目,拍电视剧,最后演电影。看过郭德刚早期的节目,有的像素很低,声音也没录好,但比后来的节目线后脱口秀》的主持人王自健,也参与过小剧场相声的表演,一演一小时,没有多少可乐的包袱。至于小岳岳,新段子没见着,电影倒出了好几部了。

  希望苗阜,王声他们的风格,保持他们的本色,不要被中国相声界一些大给污染。清新,游戏于大俗大雅之间,只要触到的笑点,什么素材都可一用。他们的年龄不大,却能做到现在的水平,在某种意义上,是其他相声演员做不到的。如果再经过岁月的,经过人生的风雨,他们的成熟和老到会上升到新的境界。说起来,我比苗阜大10岁,而他创办陕西青年曲艺协会是在10年前,几周的欣赏,等于是旁观了他们10年的奋斗史,摸爬滚打,艰辛都透在苗阜的沙哑的嗓音里,成熟从王声的眼角闪射出来,习惯听年龄大的人讲相声的观众,突然发现,一群年轻人也把古老的艺术玩得这么好,不得不钦佩加惊叹!

  在里生活,需要相声来调剂情绪,需要苗阜,王声这对搭档进行特殊的心理按摩,有些也借着出口恶气,毕竟他们是百姓的生活代言人,吐槽已经是和观众共鸣的桥梁,有些东西还真是他们独有的——《子曰,大桥未久,小责马,吉则明步》的歪解,《马赛克了对人类文明的探索》,这些,还没引起大家生气。来自生活的笑料永远会引起观众的共鸣,毕竟都在现实里乱七八糟的事情,有相声来宣泄一下,何乐而不为呢?

  对于相声,笔者少年时期不仅爱听里的相声节目,还在班级文娱晚会上表演过几次相声。后来,相声沉寂过很久,甚至连冯巩等人都改行去了小品,才冒出来郭德刚团队,苗阜、王声的出现是新的希望,新的曙光,是相声观众多了节目,多了笑声,多了值得期待的演员。陕西需要这样的演员去推广地域文化,如果说前面的10年他们厚积薄发,今后还会有脍炙人口的新作品。

  睡前,还是再听一段他们的节目,笑声是心理保健的奇药,战胜生活的烦恼,放下心理包袱,压力和负面情绪。下周一早上愉快地醒来,轻装上阵,开始新的一周的劳作。如果去陕西出差,肯定要去青曲社订票,到最接近他们的气场,感受他们的,当堂反馈,哈哈一乐,估计比吃羊肉泡馍更惬意。